中國時尚在線-讓時尚離你更近

中國時尚在線-讓時尚離你更近

時尚集團董事長劉江先生,今日因病在北京去世

2019-03-10 來源:時尚傳媒集團官網 編輯:VOGUETOP
摘要:在中國時尚產業享有崇高威望的《時尚》雜志社創始人之一、時尚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時尚傳媒開拓者劉江先生因病不幸于2019年3月9日在北京去世,享年62歲。

webwxgetmsgimg (2)

在中國時尚產業享有崇高威望的《時尚》雜志社創始人之一、時尚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時尚傳媒開拓者劉江先生因病不幸于2019年3月9日在北京去世,享年62歲。

作為中國時尚產業的先行者,劉江先生用自身行為努力詮釋時尚的本質,不斷更新“時尚”的當代定義,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不曾停息。他的去世是中國時尚產業、傳媒期刊業的重大損失。

1956年9月14日,劉江先生出生于北京。他自幼聰敏,勤奮好學,做過知青,當過教師,1985年,加入《中國旅游報》擔任編輯、記者。憑借扎實的文字功底和專業能力,劉江先生先后負責該報文學副刊和新聞版采編及月末版的創辦。

1993年,劉江先生響應改革開放的歷史召喚,懷揣夢想, 在當時的上級主管單位支持下,與吳泓先生等人共同創辦了中國第一本高檔生活消費類期刊—《時尚》雜志,并擔任《時尚》雜志社副社長兼副總編輯,其“獨立核算,自負盈虧,自我積累,自我發展”的16字方針,開啟了時尚發展的新篇章。

劉江先生堅持“國際視野,本土意識”的辦刊理念,也贏得了各界伙伴的青睞。1998年,《時尚》雜志社在美國國際數據集團公司(IDG) 的協助下,與美國赫斯特(HEARST) 出版集團達成了合作計劃,從此開始了《時尚》雜志的國際化道路,陸續合作出版了時尚最重要的三本大刊:《時尚COSMOPOLITAN》、《時尚芭莎HARPER'S BAZAAR》以及《時尚先生ESQUIRE》。

在劉江先生帶領下,時尚傳媒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摸索出一套獨創的運作模式,并以多品牌戰略、出版人制度、“葡萄理論”等系列業務模式和管理創新為整個傳媒界乃至文化產業界貢獻了成功經驗。《時尚》的雜志品牌因而得以建立并不斷延伸,目前主辦、合作、代理的時尚系列刊物的總數已達12本。秉承“時尚生活領導者, 時尚文化創造者, 時尚產業推動者”的辦刊使命和理念, 時尚系列刊物深刻塑造了當代中國白領的時尚觀念,強力推動了中國時尚產業的發展,引領著高品質的的生活方式。

過去多年來,劉江先生領導時尚傳媒舉辦了各式多樣的跨領域活動,發揮自身的時尚輸出能力,擴大社會影響。其中,時尚主辦的“BAZAAR明星慈善夜”、COSMO“美麗盛典”、時尚先生“年度先生”盛典、“粉紅絲帶乳腺癌防治運動”等不同類型和規模的活動,不僅成為雜志的品牌項目,更將時尚的內涵不斷延伸。

劉江先生帶領時尚傳媒開創了中國傳媒業和時尚業的多項第一。“時尚”品牌連續多年被世界品牌實驗室評為中國最具價值的品牌500強,為中國的時尚傳媒產業培養和輸送了大批人才。他堅信,時尚員工是時尚的財富。他們的存在會慢慢影響著社會的審美趣味,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甚至價值選擇,最終會將“時尚”這個概念傳遞給更多人, 行為本身就是最好的內容。

劉江先生視野前瞻、秉承“永遠領先一步”的創新精神,不斷追求卓越、引導潮流。2010年,劉江先生提出“開創時尚全媒體時代”的口號,開始數字化轉型的實踐。2018年,劉江先生提出“時尚+”的戰略概念和空間即媒體,行為即內容的理念。時尚集團已然成為一個以生活方式內容出品為主業、以時尚產業服務為增值、同時以科技互聯網新技術為連接的“時尚+”新生態。時尚將融合進一切產業,也推動一切產業向時尚出發。

同年,時尚傳媒啟動了第三次品牌升級,更新LOGO形象,并對資源與平臺進行了重要的戰略調整,從“出版時代”正式跨入“出品時代”。時尚的核心業務不再僅僅是內容制造,而是立體化的監制、發行與合作。

事業的飛速發展從未阻止過劉江先生對文學、對創作的衷情。劉江先生先后出版兩本詩集《時間深處的愛》和《詩意的時尚》, 以飽含深情, 永不停歇的詩人情懷, 傳達出他對自然、對生活、對時尚事業的熱愛。

面對劉江先生的離去,我們悲慟萬分。飲水思源, 劉江先生將一生奉獻給時尚集團,用盡心力打造成就卓然的時尚品牌, 他的品行, 他的激情, 他對生活的熱愛和追求, 將成為我們永久的緬懷。時尚集團員工將不忘劉江先生的培養與扶持、延續他幾十年來付出心血打造的事業,繼承遺志,砥礪前行, 在新時代的改革洪流中, 把握時機, 無畏前行, 把時尚的品牌和精神傳遞到更加遼遠的未來。

劉江先生將永遠活在時尚人的追思和銘記中!

webwxgetmsgimg (3)


附:馬未都悼文


馬未都:老時尚劉江

馬未都:老時尚劉江

時尚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劉江

噩耗是海巖先生第一個發給我的——時尚集團劉江今晚九點去世。海巖是個很嚴謹的人,但我仍回問了一句“確定?”海巖回復:“確定,急性白血病。”于是我長嘆一口氣回復說:“時尚集團命運多舛。”

時尚集團高峰時下轄17本時尚類豪華雜志,各路明星都以能擠上其封面為榮。這些雜志的主編有許多我都認識,采訪聊天時當然少不了他們的老板。時尚集團最初就是從一本雜志開始的,那是在1993年的事了,吳泓與劉江搭檔,辭職辦了《時尚》,今天看來26年前的“時尚”還是很土,多少有點兒鄉下人頭一次進城的感覺。到了1998年,由IDG的熊曉鴿引進了海外版權,刊物與資方精誠合作,使得《時尚》大為改觀,與國際接軌。這些舉動在改革開放半遮半掩的年代還是十分創新的。

馬未都:老時尚劉江

《時尚》

最初的《時尚》只有吳泓與劉江,小得不能再小,門前冷落鞍馬稀,誰也不會料到這本小小的雜志將來能成大氣候。在這之前,傳統的雜志都是用普通紙印刷,跟報紙差不多,看完就扔,而《時尚》開始舍得用銅版紙印刷,把雜志印得像本畫冊,一期10元,讓人看后舍不得扔,放在書架上收存。加之《時尚》雜志從一開始就挑帥哥美女上封面,特別吸引眼球,很快,這本雜志紅了。

紅了就再多辦一本,就這樣一本多一本的,《時尚》雜志就漸漸成為了時尚傳媒集團,女人男人家居,新娘美食健康,時間座駕地理等等各得一片天地,這片天地有個大家長叫吳泓,二家長叫劉江,兩個人都是學中文的,小資情調都重,珠聯璧合,性格互補,很快《時尚》類雜志在國內聲名鵲起,時尚遂成為時尚。

跨入二十一世紀,中國社會環境大變,似乎人人都怕自己跟不上時代發展,唯恐自己不“時尚”,正是這種社會氛圍給了時尚傳媒極大的發展空間;他們最好的年月里,幾乎每星期都有活動,各類明星忙得不亦樂乎。這些活動的場面也越來越大越來越豪華,歐美的奢侈品品牌蜂擁而至,砸錢開拓中國市場。那年月,時尚傳媒數錢數到手軟,看秀看到眼酸,人如蟻忙,飛來飛去,一晚上跑兩三個秀場稀松平常。

誰知大戲高潮時有一根琴弦繃斷了,大家長吳泓英年早逝,年僅四十六歲。十年前我為他寫過悼文,感慨人生無常。大家長走后,時尚人都愣了一陣子神,然后由二家長劉江執舵繼續遠航,誰知此時風帆卻怎么也鼓得不如前了。

帆還是那帆,但風小了,季風過去了,船必須降速,等待下一年的季風。劉江不易啊,我在那段日子幾次與他聊過,他希望局面有所改觀,希望某一天季風大小方向如愿,讓他能夠輕松遠航。但事過境遷,媒體時代由紙媒向網絡過渡,典型的征兆就是豪華雜志由一本難求到挨家派送,雜志由買到送顯然發生了質的變化,時尚大船的甲板上站著許多人極目遠眺,翹首企盼遠方的飛機到來。

網絡時代對傳統媒體的沖擊是許多老媒體人始料不及的。比如我,看報紙的習慣僅告別了幾年。我曾對兒子說,不看報紙是個土鱉,誰知今天我就是那個“土鱉”。終于有一天,報紙上的所有事提前在手機上知道了,報紙變得十分可憐,而我更可憐地拋棄了幾十年養成的好習慣,不再訂閱報刊。

時尚雜志也是如此。劉江與我聊天中憂心忡忡又似乎無能為力。但他是家長,而我們都是看客,說什么都不疼不癢,而他做什么都疼癢難耐。他說,實在堅持不下去就斷臂。他問我說,能否做一本古董類的雜志?我說時尚的會成為未來的古董,而古董則是永遠的時尚。他聽了覺得新鮮可行,就又問我說:“你那準備新蓋的博物館能否咱們一起搞?”我說:“當然可以,你先找到地方,然后劃給我一塊,讓中國傳統在現代文化中閃光,甭管什么西方現代,什么也不敵中國傳統文化。”

今天想想,我們倆那時談的內容就是尋找一個“硬核”,這個硬核就是“中國文化”,后來每一次見到他時,他都提這個話題,但劉江是一個瞻前顧后的人,不像我們聽風就是雨,他凡事都得想徹底明白方可動手,一來二去,風過雨來;山雨欲來風滿樓,黃昏獨坐海風秋,羌笛何須怨楊柳,煙波江上使人愁。

馬未都:老時尚劉江

時尚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劉江

我與劉江半熟,沒熟到你我不分。他人非常謙和,說話不急不躁,盡管幾十年來在時尚圈游走,但他沒學會裝。因為他知道時尚是裝不出來的,他也看得見他身邊有多少“裝”的人。劉江的性格似乎是與世無爭,盡管他比吳泓大幾歲,當年他也是悄沒聲地站在吳泓身后,這在兄弟一起合作做事是十分難得的。

記得有一次時尚的大活動,群星蜂擁而至,他把我安排在他對面坐,那天是長排西式排位,我看他是花團錦簇,他看我估計也是。我多少有些不適應,有一句沒一句地和各路明星搭話,不提作品是生怕張冠李戴,弄巧成拙。劉江其實只比我小一歲,但長相年少,皮細肉嫩,而我自幼少年老成,相貌上我似乎沾了很大便宜,中國人尊老嘛,所以我被尊為上賓,被小輩肉麻地稱呼。一開始我也以為劉江小我不少,誰知一盤道,他僅小我一歲,屬猴,我就自我解嘲:“你時尚,我古典。”

開玩笑的日子歷歷在目,誰知人生還會戛然而止,劉江發朋友圈離我接到噩耗尚不足一月,人就陰陽兩隔,回天無術,一切只剩下嘆息與回憶。昨夜起,各路人馬悼念劉江先生,大明星們排隊發聲,我幾次想從床上起來為劉江兄弟寫篇悼文,卻不知如何下筆,早晨六時醒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心情大致也如此,又躺回床上,想人生,思生死。

談論生死是一個沉重的話題,但卻是宗教和哲學的起源。每個人幸福時都希望有超越常人的壽命,但上天未必給你這機會。幸福與苦難不決定個人之生死。面對死者,尤其是有來往的死者,即便扼腕嘆息,卻也得認命。這個命對于劉江兄弟是曾經為之獻身的使命,《時尚》創刊之初,他以詩人口吻說:“為時尚早。”此語高明,貼題有趣,劉江自釋三解,今日提及,令人百感交集。

馬未都

己亥二月初四午時

免責聲明及提醒: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觀點,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法律聲明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8 chinass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時尚在線
 
浙江6十1走势图带连线